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xiaoshu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xiaoshu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三百二十五章 妹妹不能因此便歧视我_撩夫记_玄幻小说_文学猫 <
文学猫 > 玄幻小说 > 撩夫记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妹妹不能因此便歧视我

第三百二十五章 妹妹不能因此便歧视我

 热门推荐:
    婠婠合衣躺在床上搭了被子正准备睡觉,便听到帐外响起一道女子的声音。

    那声音绵绵软软薄露媚态,缠缠绵绵微吐。婉转间略带了一点压抑,透着那么一股言说不尽的欢愉入骨。

    婠婠眨眨眼睛,先是想道凤寒这货居然还有这本事。

    而后她想到,人听到自己的声音,主要是通过骨骼肌肉传导,旁人听到的却是由空气传导。故而,自己听到的声音实际与旁人听到的不同。

    帐外这道声音该是模仿她的。学她的声音没什么,学人做那等声音也没什么,但他一个男人学她的声音做那等声音,这就叫她忽视不下去了。

    婠婠一撩帐子跳下床来,迅似雷霆般将拳头送往凤寒的下巴处。凤寒利落的错身闪过,拼的肩头挨上她一拳,换来个钳制住她的机会。他借着那一错身的时机,伸手捂住了婠婠的嘴巴将她捞在怀中。

    嘴巴被紧紧捂住,婠婠只能发出道明显发闷的含糊声响。而同时,凤寒肩上挨的那一记令他闷哼了一声。因着先前凤寒发出的声音,此刻这两道声音也显得不清白起来。

    两人的武功内力都不相上下,婠婠错算一步已然落入他的钳制,再想反制就不那么容易了。

    几番对招走势,她也没能改变战局。婠婠干脆也不再费那劲力,她抬起手来隔着轻薄的春衫掐住凤寒肩头的一点皮肉,狠狠的扭下去。那地方才刚被她重击一拳,此刻再这样一掐凤寒自然吃痛出声。

    但是婠婠没料到,他竟神奇无比的圆过了那道吃痛的声音,而且顺势的自己同自己对起戏来。

    这一招不灵,婠婠又换了一招。她将身体向他贴去,准备好好的寻一个角度,摔他一个方才过招时没能成功的过肩摔。

    这一贴婠婠便觉出了些异样。他胸膛的触感总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婠婠用肩背往他的胸膛处撞了几撞,那熟悉感越发的强烈起来。

    凤寒见她不断的轻撞自己的胸膛,便低下头来眼角含笑的向她看来。如果忽略他那高超精彩的口技表演,此刻他这神情还是有着几许的暧昧惑人的。

    婠婠白了他一眼,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了双手,一手拦他的手臂,另一手则去扯他的衣衫。

    凤寒脸色大变。这个姿势婠婠想要挣脱他不容易,同样在不打算放开婠婠的前提下,他亦挣脱不开婠婠的这一袭。

    一刹那间,衣衫被拉开大半,凤寒索性也就不再阻止,专心致志的向着那面墙壁继续他那口技表演。

    婠婠石化了又石化,呆滞了又呆滞。

    眼前这景象何止出人意外,都能够格出鬼意外了。

    他衣衫下的东西与她身上的恰是同款。她是为了习武方便,他又是为了什么?而且他身上这条束胸布带的力度远比她身上的大。

    这涎皮赖脸的货居然是个女人?!

    婠婠呆滞着一双眼睛将手掌放上去,按按了又抓了抓,然后她将手指伸入束带与凤寒的肌肤间,使劲的向外勾起,侧过头来努力的向里面瞄了瞄。

    嗯,虽然平了些,但这是个女人没错。

    婠婠凌乱了一会儿,又放开思维的猜测了一会儿,站的累了索性倚在凤寒身上休息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婠婠的重心从左脚换到右脚,又从右脚换到左脚,从自己身上挪向凤寒身上,又几番的挪回来。眼看着时辰实在不晚,婠婠拉起凤寒的手来,在她掌心写了两个字,“过了。”

    她好心告诫,没想到凤寒倒越发的起劲儿起来,仿佛有意要同谁较劲儿一般。

    婠婠也懒怠理她,由的她自去尽兴。

    婠靠在她身上,好生了打了个盹儿。一个小盹儿接着一个小盹儿的打过去,凤寒才终于停下来。她放下了一直捂着婠婠嘴巴的手,双臂移向她的腰间将她轻轻环住,低头在她耳边轻笑道“妹妹这般投怀送抱,可是要与我假戏真做?”

    婠婠迅速的挣脱她,身影一晃便晃到了桌前,提起那一整壶茶水来掀开盖子,“吨吨”两声便把那满满一壶水都倒进了自己的胃袋。

    凤寒摸了摸干涩的喉咙,不紧不慢的整理好衣衫,无声的向婠婠道“妹妹海量。”

    婠婠将茶壶放下,这才回应凤寒方才的那一句调戏。她指了指的了自己,同样不发出声音,用口型一字一字的表达道“我,性别女,爱好男。”

    说罢了甚是嫌弃的上下打量了凤寒一圈。

    凤寒凑过来,挑眉道“我是男人无疑,只不过生了一副女人身躯罢了。妹妹不能因此便歧视我。”

    婠婠指了指凤寒,一脸恍然的道“怪不得退婚退的那么痛快,也怪不得你偏来寻我帮忙。”

    凤寒嘻嘻笑道“我纵是男人却无法给妹妹该有的。我不忍叫妹妹嫁了我守活寡,那婚事确是要退的。只是妹妹先于我提出来,还非要应我一件事,我又不好细细解释。”

    前主的回忆婠婠拿不到,当年到底怎么回事,还不是全由凤寒一张嘴。婠婠心抱怀疑态度,却也不想同她胡扯下去。天色实在不早,她擦擦嘴越过凤寒向床榻走去,一副准备休息的模样。

    凤寒伸手拉住婠婠的手臂,另一只手拉向了她的衣领。

    婠婠一悚,拍开她迅速的脱身,连躲了几步后,婠婠义正言辞的对凤寒道“我对女人没兴趣。”

    凤寒笑道“妹妹如此说,叫我好生伤心。我只是想要兑现承诺,为妹妹遮去那道丑疤罢了。”

    提到遮去疤痕,婠婠登时不困了。她解了衣衫将背后的疤痕露于凤寒看。

    凤寒收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从自己的行囊中取了一只小巧的盒子出来。盒子虽小,里面的东西却是不少。

    她先是取出了片薄似蝉翼的纸,贴在婠婠背后的疤痕之上,用笔细细的描摹下那疤痕的模样。然后她将那薄纸平铺在桌上,从那盒子里取出了几只小瓷盒,打开了拿予婠婠看。

    瓷盒中各放了几色颜料,散发着一抹淡而甜的幽香,仿佛雨后的梧桐花香。

    凤寒又取了几只小笔,蘸着颜料在那薄纸上一阵涂抹,魔术般神奇的将那疤痕变作了一串梧桐花的模样。

    “妹妹可喜欢?”

    不得不说,凤寒的这手画画的实在漂亮,让婠婠见了便喜欢。只是她已经明白了,凤寒的法子就是要在她那道疤痕上纹刺图案。既然要纹刺图案,相比于梧桐花,她有着更加喜欢的。

    于是婠婠立刻问道“你还有别的颜色没?”

    凤寒一愣,“妹妹何有此问?”

    婠婠认真的道“我比较喜欢招财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