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xiaoshu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xiaoshu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二四零章 齐优香的变化下_超维进化异世界_玄幻小说_文学猫 <
文学猫 > 玄幻小说 > 超维进化异世界 > 第二四零章 齐优香的变化下

第二四零章 齐优香的变化下

 热门推荐:
    0240

    陈霆之扫了一眼不再看自己的热闹,而是掏出了手机给自己的领导大人李美佳汇报,满脸后怕的陈可豪,又低头看了一眼像是小猫咪一样坐在他的腿上,拼命地用小小的身体在他身上摩擦的齐优香,她的脸上只有快要溢出来变成糖果组成的喷泉一样的甜腻腻的幸福。

    “那艘船上有你的家人吗?”陈霆之感觉很奇怪,齐优香这表现一点也不像是一个船难幸存者的模样,没有一点担惊受怕,难道是差点成为主角的效果?还是说因为爱的力量真的很伟大,所以和暗恋的男神呆在了一起亲密接触产生了大量的勇气?亦或者,船上根本没有认识的人,所以在醒来后并没有多少心理负担,所以见到了暗恋男神就直接一扫而光?

    “有啊,我一家所有人,都在那艘船上呢。”齐优香停下了磨蹭的动作,认真地看着陈霆之的眼睛说道。

    难道是她还不知道那艘船上的所有人都遇难了?陈霆之有些疑惑,但是却不好再继续问下去,万一引起了人家伤心事,齐优香来了一个伤心过度昏迷过去就糟糕了,所以他张了张嘴,却只好选择了将到了嘴边的这一句话“你知道你的家人都发生了什么了吗?”咽回去,选择了沉默。

    齐优香看着陈霆之张了张嘴,却又闭口不言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一下子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她露出了一个柔情似水的微笑,将自己的头靠在了陈霆之的锁骨上,说道“其实,家人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放心吧,我没事的哦。”

    “知道了?”陈霆之挑了挑眉毛,是海警战士和她说的?不对啊,这些海警战士也应该是知道,这件事暂时先瞒着她比较好,所以不会说才对啊?那么,是她当初在水里的时候还没彻底昏过去,看见了满是浮尸的那一幕。

    “对啊,刚刚我来这边的路上,就已经在一个房间里面看到了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其他家人他们的身影了。他们已经全部去世了。”齐优香说地好像是别人的家人全部去世一个不剩了一样,非常的冷静和自然,一点也没有伤心难过的样子。

    一边的副排长刚好来到这边慰问齐优香,听到了这里,感觉非常尴尬天哪,竟然工作没做好,让家属看见了自己去世亲人的尸体,还好这位幸存者小姑娘的神经比较坚韧,要不然受不了打击再出了事,那可就糟糕了。

    “你还,真冷静啊。”陈霆之已经感觉到了不对,这齐优香的性格好像变得很奇怪了,对于她的家人都没有什么感情,竟然连为他们的死亡产生动容的征兆都没有,但是相对而言,她对自己的热爱却像是火山一样不可抑制。

    “对啊,因为,我有你嘛。只要有霆之在,我就什么都不怕。”齐优香的眼睛里面放射出了迷幻的色彩。

    背后的副排长看着这里的两个高中生狂撒狗粮,不由得满嘴都是难受的甜腻腻的味道,就连鼻子里面也满是爱的臭味,不由地更加尴尬了,只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暂时打消了张口询问齐优香船上发生了事情的想法,转身就走。

    “好吧。”陈霆之扯了扯嘴角,看着齐优香狠狠地挤压在自己身上那小小弹弹软软的一对小白兔,还有宽大的衣服滑落时候露出的雪白细腻的香肩,以及那诱人的锁骨,伸手拍了拍齐优香的脑门,让她安静一点。

    陈可豪打完了汇报电话,和陈霆之转过来的视线一对,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头疼什么,他扫了一眼那个窝在自己的儿子的怀抱里面不安稳地动来动去勾引陈霆之的娇小可爱的女孩,陈可豪也感觉到了头疼这个女孩是船难里面的唯一幸存者,很有可能也是他们家族里面的最后一个存活者,这不仅意味着这个女孩是个小可怜,还意味着,她也是个大麻烦。不仅需要为了好些个保险与保险公司的扯皮,还需要和大量的遗产官司扯上关系,甚至于媒体也有可能会跟在后面。

    “你以后,准备怎么办?”陈霆之接到了陈可豪的眼神示意,于是伸手拍了拍齐优香的肩膀,问道。

    “嗯,自然是一直跟在亲爱的身边啊!”齐优香一脸陶醉地嗅着陈霆之的衣服,得寸进尺地再一次改变了对于陈霆之的称呼。

    “呃。”陈可豪嘴角抽了抽,感觉自己搞不定,还是和自己的领导大人打一个电话商讨一下比较合适。

    “船靠岸了,你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吧。”陈霆之可没忘记,自己之前坑了齐优香一次,让她虽然免去了被电死的餐具,但是依然遭遇了高高飞起到了天上然后砸在了海面上,疼得醒过来又晕过去了的事故。

    “呜,好吧。”齐优香也看到了码头上那准备整齐的救护车和几个张目眺望的医生和护士,不情不愿地从贴的紧紧的陈霆之的胸膛离开了一点距离,然后转过头用水汪汪的眼睛盯着陈霆之,好像是一只渴求拍打喂食的小猫咪。

    “怎么了?”陈霆之有些奇怪地问道。

    “没什么”齐优香眯起了眼睛,露出了一个笑脸。

    “那吾犒!”陈霆之刚说出一个字,就看到齐优香闪电般地凑了过来,但是偷袭一个化劲宗师,少女,你怕不是想太多了?面对着齐优香的突然袭击,陈霆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了自己的手,将齐优香的脸按住了。

    “喂,你想做什么?”陈霆之的脸色并不好看。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齐优香被陈霆之按住了脸蛋,话都说不清楚了,但是就这么几个乱糟糟的发音,竟然因为她的强烈意志和渴望,让周围的所有人都听懂了。

    刚刚走过来想要通知几位下船的副排长顿时泪流满脸又是苦涩狗粮!

    “先上案,再处理你!”陈霆之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