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xiaoshu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xiaoshu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二百一十一章 骨灰盒有什么特殊要求吗?_临时监护人_都市小说_文学猫 <
文学猫 > 都市小说 > 临时监护人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骨灰盒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第二百一十一章 骨灰盒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热门推荐:
    木村宁子通常执行任务的方式并不是直接使用暴力——她倒是想,不过她二十七八岁的人了,身高才一米一九,短胳膊短腿,手还没有团子大,虽然也受过严格训练,但就她的先天条件想和别人正面对决基本属于做梦了。

    她习惯于装成天真无邪的样子接近目标,采用下毒之类的方式完成任务,简单而轻松。这是她的优势所在,基本上没什么人会防备一个八九岁,笑起来还十分可爱的小女孩儿。

    她有成年人的思维,严格训练出来的灵巧身手,还有天生的可爱儿童模样,再加上可以得大赏的演技,行动无往不利,很多次执行完任务就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离开都没有半个人怀疑。

    非洲也胜产娃娃兵,但那种基本没什么笑容,满眼的冷漠,格着十米开外就让从心底里发寒,哪里能比得让她笑的甜美,怎么可能有她那种说哭就哭的演技?

    木村宁子手下冤魂无数,很多人被她杀了都没弄明白是谁下的手,吉原直人就差点成了新的枉死鬼。

    宁子使用的是瓦尔特k2,是一种面向安全部队、便衣警察以及特工而生产的自动手枪——k型就是希特勒用来自杀的型手枪的缩小版,她用的这个是改装后的2型,是更小号的袖珍版,专供天生手小力弱的女性自卫使用。

    穿透力相对较弱但停止作用强,弹夹容量七发,射速较快。

    刚刚吉原直人持枪在手,宁子不擅长用枪也得用了,总不能拧着他脖子给他灌药吧?若是用毒针、毒刀之类的冷兵器,要是不能一击毙命,吉原直人垂手就能爆了她的头。

    宁子从抱成一团变成双手开火也就零点几秒的时间,吉原直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胸腹连中数弹。他出于保命本能,忍着剧痛旋晕,护着头脸纵身后跃翻滚寻求躲避,但距离太近了,宁子就是不擅长用枪他这么一个大个儿也基本不可能射空。

    一阵清脆的小枪声,他被打得和一个滚地葫芦一样,身上飙出了好几道血箭,手里的枪也脱手了——他怎么进去的又怎么滚了出去,而子弹还追击不休。他死里求生,反手从背后抽出了一支格洛克18全自动手枪,抽枪开保险拔动快慢机一气呵成,凭着感觉抬手就把20发子弹全打了出去。

    很多人不喜欢全自动手枪,认为这东西真是脱了裤子放屁,但这东西关键时候是能形成弹幕救命的。

    理论上,在自动连射状态的格洛克18射速可以达到每分钟1200发,也就是一秒打空弹夹。

    宁子被这泼水一样横扫而来的弹幕吓了一跳,停止了射击抱头就滚,吉原直人终于得到了喘息之机,躲到了门侧墙边。

    这时他才听到星野菜菜焦急的声音,“你怎么样?”

    吉原直人想回句话让她放心,但干咳了一声喷出了一大口紫中带绿的血——他没死是因为穿着软式防弹衣,但穿着防弹衣并不是开了无敌,这会儿连胆汁都给人打出来了。

    在手枪近矩离射击下,即便是穿着软式防弹衣,中弹部位也会像是被人抡圆了铁锤重重打了一锤。子弹携带的动弹绝不可小视,不是说了防弹衣挨了子弹便不受伤了,像是被打断了肋骨,甚至子弹击中了心脏部位导致心脏骤停都是正常现象。

    换了硬式防弹衣情况会改善很多,但那样就别指望能钻管子之类的事了。同样,宁子若若是手持自动步枪,这会儿吉原直人八成已经挂了。

    吉原直人说话没说出来,一时便顾不上了,抖着手先换了弹夹,努力挺过中弹造成的失衡感后侧耳听了听,发现对方守在内室没出来。

    这也算正常,这里全是对方的人,开了这么多枪人声已经响成了一片,里面那个小女孩完全不必冒险,只要守着就行了,用不了多久他就能被赶来的人捣成肉泥。

    星野菜菜焦急的呼喊声还在不断传来,吉原直人一嘴的血,气都喘不过来无力答话,先取了膨胀海绵止血栓塞进大腿、手臂上的弹孔里——还好是手枪弹,也没有打中要害,暂时死不了!不过真是好险,差点第三条腿就被人打掉了。

    星野菜菜等不来他的回答,急的头发都竖起来了,尖耳朵抖个不停,好后悔刚才没有果断下令让吉原直人毙了那个小女孩。她盯着屏幕看着吉原直人的视角,见他手抖得厉害,但还在坚持自救,应该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又看无数白点正向着吉原直人所在的位置快速移动,小奶牙一咬顿时发了狠!

    她大声命令道“香子,不要管暴不暴露了,马上开始在楼内封闭通道,阻止任何人进入十二楼,尽一切可能制造混乱支援他!如果对方要启用人工手动控制就摧毁整个安保系统!还有,打开电磁弹力器,立刻开始充能!”

    香子大声领命,利用在大楼内安保系统的固有功能,开始锁门锁通道,在几处地方放下了铁闸,还打开了自动灭火喷嘴,开始了人工降雨。

    同时,星野菜菜身边一个巨大的箱子——吉原直人花了吃奶的力气,动用了滑轮组才给她吊上了楼顶——箱子自动开启,缓缓升起了一个巨大的y型机械。

    粗大的钨钢支柱、细密缠绕的线圈、亮白色的导轨、缓缓做着机械运动的连环舵机让这个巨大的弹弓一样造型的玩意充满了科幻感和机械美感,而粗长的电线一直垂下了楼,远远连到了大楼的配电器上。

    大量的电流开始进入升压模块,然后转化成高压电充入电容。

    香子大声报告道“充能已经开始!”

    星野菜菜紧紧皱着眉头,开始将混有大量铁粉的强塑弹珠一股脑的倒入容弹器,大声命令道“充到满功率,我们没有第二次机会!”

    吉原直人是不准她胡来,但现在命都要没了,别的管不了了!

    她订购了大量配件自制了一个超大型的电磁弹弓,原理基本和线圈电磁炮相同——电流进入加压模块转化为高压电充入电容,然后在一瞬间释放这些高压电至外部线圈。外部线圈突然受电后和导轨上的内部线圈产生感应电流——依据法拉第电磁感应定律——也就是相当于两块电磁铁开始急速的互相排斥,造成导轨开始急速转动。

    这转动产生的强大动能接下来被一连串的舵机改变方向,最终使容弹器中的弹丸被急速弹出。

    只需要高中级别的物理知识就可以搞定,所有的配件全部合法,在市面上都可以买到,星野菜菜便做了一个放在公寓里准备用来自保,免得总被吉原直人瞧不起。

    这东西就可以用来杀人的,她所谓的充能产生的高压电在021秒内就能把一个一米八的壮汉电成一米不到的焦炭,而这股强大的电流转化成机械能绝对不可以视。

    如果不是担心会造成恶劣影响,她是完全可以直接用线圈加速炮弹的,直接造一门电磁炮出来——当然,她造的这种小型的就别指望发射几十公斤重的炮弹了。

    吉原直人不懂这个,听她解释了一会儿电磁感应定律、安培定律以及什么毕奥之类的东西还是没懂,最后判定这就是一个奇怪的大号弹弓,只是从人力驱动改成了电力驱动……算是电力弹弓?

    星野菜菜非要带这个东西来掩护他逃跑,吉原直人拗不过她便给她弄来了。他觉得这东西离星野菜菜所说的“炮”还很远——谁家的炮连炮管子都没有啊?这明明就是个弹弓,只不过皮筋换成了电流而已。

    他根本没当回事,只当星野菜菜是在胡闹,没想到星野菜菜还真准备用这大弹弓去救他了。

    吉原直人那边的情况很不好,身中十弹以上,防弹衣替他挡住了六枪左右,但他还是被打得苦胆水都吐出来了,而且肋骨疑似骨裂,一动就痛的要命,左上臂、左大腿各中了两枪,刚刚勉强止住了血——这止血栓回头还要动手术硬割出来。

    他这种情况下当机立断,不敢再去杀木村雄也了,给自己扎了一针肾上腺素,又扎了一针吗啡镇痛,然后拔腿就跑,准备去抢了西九条琉璃逃命。

    香子给山下组本部造成了极大的混乱,把能堵的路都堵上了,能锁的门都锁上了,改了他们内部的通话频道,开了自动喷水装置。它把能干的事儿都干了,然后捣毁了安保系统,销毁了所有监控资料便开溜了,只留下了控制中心一群不知所措的山下组保卫人员。

    吉原直人借着山下组的一片混乱,在重重水幕中奔行,这里也没有自己人,凡是见到能动弹的他迎面就是一枪,一瘸一拐,连滚带爬,十分狼狈……

    香子给他指着路,尽最大可能给他提前预警,同时说道“吉原桑,充能准备完成31了,再坚持一下……如果坚持不下来,有什么遗言需要我向菜菜亲转达吗?您的骨灰盒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香子一惯很细心,也考虑的相当长远,估计已经在后台另开了一个进程开始策划吉原直人的丧葬礼了。

    吉原直人要不是现在必须要张着嘴拼命呼吸才能给身体足够的氧气,他早就开喷了——妈蛋,这个人工智障!

    他喘着粗气迎面撞上了一队人,抬手射倒了两人,接着对面一边高声呼喊着一边也开枪还击。对方给香子害的通讯不畅,只能回到了交流靠吼的时代。

    吉原直人翻滚着躲避,枪战中绝对不能停下不动。他枪法好,动态视力极佳,还带着外挂辅助锁定目标,滚进了一侧通道,探头出来一枪又打翻了一人,而对方人多势众,虽然枪法普普通通但还是将他又压了回去,瞬间子弹便把拐角打得像是狗啃了一样。

    这会儿通道另一头也响起了人声,吉原直人只觉得这里倒处都是敌人,简直是十面埋伏,很有无路可逃之感。

    当年楚霸王可能就这感觉,不过好歹身边还有个虞姬,而他现在身边只有个人工智障。

    他换了弹夹,冷静衡量了一下情况,觉得硬拼没活路。他踩着墙壁斜跳起来捅开了天花板就又爬进了通风管道,也顾不上去哪里了,埋头向着西九条琉璃可能在的方向匍匐前进。

    山下组的人很快发现了他的踪迹,顿时开始向着天花板攒射。吉原直人在前面爬,后面弹孔纵横,哆哆有声。他闷哼了一声,感觉左腿又是一痛,又挨了一枪。

    受疼之下他爬得更快了,在通风管道里拐了一个弯看到了光亮,直接拿头顶破了透气窗栽进了一个会议室里。这儿没人,但他也不敢久待,判断了一下方向冲墙壁连开了几枪就合身撞了上去,直接穿墙到了隔壁。

    捣毁掉安保系统的香子已经不能再给他敌人的位置了,吉原直人用力听着想找到一个人较少的方向,看能不能绕到西九条琉璃那儿——对方也不傻,越往西九条琉璃所在的方向去人越多。

    吉原直人懊恼了三秒钟自己太过贪心了,本来可以很轻松偷走西九条琉璃的……不过他心智颇为坚定,马上将这份懊恼驱赶出了脑海,判断该怎么做才好。

    这他奶奶的,别说救西九条琉璃了,自己搞不好都要挂在这儿了!不过已经这样了,赶紧想想现在该怎么办!

    他已经没有止血栓了,只能取出绷带给大腿上胡乱扎了一圈,感觉眼前隐隐有些发黑,这是脱力的征兆——他本来就是靠注射药物在硬挺。身上被人开了五个洞,胸腹之间也极其不适,相当于被人硬殴打到吐了血。

    但他即便神经坚韧,也改变不了这儿是对方老巢的客观事实,而且对方也早就有防备会有人来救西九条琉璃,准备相当充分。

    不是他和星野菜菜这种两位一体的小团伙,换了别的人潜入,怕是早早就被对方干死了。

    他不敢在这儿久留,开了门想再绕一绕,而门一开迎头就撞上了一个落单的,对方抬手就想射击,而吉原直人已然一巴掌拍飞了他的枪,横手又劈在他的脖子上,直接将他颈椎错了位。

    三尺之内,枪绝对没有拳头好用。

    一丈之内,持刀和持枪对决,死的多半是持枪的。

    吉原直人料理了这个人后又吐了一口血,胸腹间竟然略微舒服了一点,仍然朝着西九条琉璃所在的方向奔去,但又遇到了一队人。

    双方一阵枪战,吉原直人又干翻了三人,但马上被前后夹击,不得不又退回到了室内。他眼前发黑发的更厉害了,觉得这次八成要跪了——这真是阴沟里翻了船,先是大意之下中了暗算,又身陷对方老巢中心,成了瓮中之鳖,而对方蚁多咬死象,排队给他杀他带的子弹怕都不够。

    他躲在室内听着对方在呼喊联络包围这一片,但毫无办法,只能重新扎紧了伤口,点了点弹药,坐下开始积蓄体力准备做最后一搏,同时嘶声问道“星野?”

    星野菜菜比他还紧张呢,但见他重伤在身,还被人围追堵截并不敢分他的心,一直没敢说话,现在见他终于能抽出空了,连忙答道“不要担心,我马上救你出来!”

    她说着恼怒的捶了一下旁边的“电磁炮”,马上就好了,再快点!

    吉原直人一笑,柔声道“我没事,我休息一下就杀出去……不过恐怕没时间去接你了,你现在离开对面楼顶,直接返回公寓,想办法带你美树姐和弥生离开东瀛先避一避!”

    “你想都别想!”

    “听话,我会去找你的!”

    星野菜菜八字眉搭拉着,恼怒道“我们不是在拍三流悲情电影,不要来生死离别这一套!你总是不信我,现在我就证明给你看——我!星野菜菜,绝对能把你救出来!我才是你最值得信赖的人!我才是你应该最重视的人!”

    说完她看着充能完毕的指示器,大声命令香子道“计算射击轨道,避开那条傻狗!开火!”

    星野菜菜身边的“电磁炮”的投射口在舵机的带动下开始缓缓转动——只是那么一瞬间,高压电被释放到了线圈上,但毫无动静,而投射口空气炸响了一声,扬起了轻微的水雾。

    弹丸离开投射口的速度肉眼根本无法分辩,硬生生将空气都打出了圈圈波纹,那是物体超音速飞行时留下的水蒸气。

    而同一个瞬间,携带着强大动能的,只有十五克左右的弹丸就出现在了山下组本部的大楼上,崩碎了一大片水泥后还留下了一个黝黑的小黑洞。

    水泥并没有阻止弹丸——不应该说是弹丸了,而是一滩融化后的铁水在室内笔直而过,桌遇桌碎,人遇开洞。

    星野菜菜牌“电磁弹弓”当然不可能只发射这一枚弹丸,它的速度越来越快,同时投射口缓缓移动着,无数肉眼看不到的弹丸争先恐后的向着山下组本部的十二层横扫而去。

    山下组本部十二层像是在遭受重机枪扫射,大片的水泥外壁崩塌,玻璃碎片碎裂,无数声哀嚎响起——星野菜菜看着这一幕都愣了,她造出来就用10的功率试过一次,从八楼射到远处花园里打进了地里,没这么大动静啊!

    吉原直人也愣了,惨叫声连连响起时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片刻后他对面的墙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洞,而一阵锐利的风从他脸侧擦过,再微微回头一瞧,发现身后的墙上也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洞……

    他愣了三秒,又一颗不知什么玩意进来又出去了,他立刻抱头趴下不动了——你大爷啊,再偏十几厘米连我都干掉了啊!那个什么狗屁大弹弓这么厉害吗?!

    厉风呼啸,山下组本部十二楼顿时成了一片血腥,无数惨叫声齐齐响起,如同地狱现世人间。